最 新 资 讯
资 讯
NEWS
会员   拍卖   视频   商城   联系   合作
建站   加盟   素材   论坛   专题   新秀
 服 务
SERVICE
 东方美术家书法在线是东方美术家旗下期间官网,专注油画艺术的推广和传播 

书法文化之禅宗与书法

发表时间:2020-12-29 14:31

禅宗为中国佛教派别之一,以专修“禅定”为主。南宗的“顿悟”说,对中国艺术理论与实践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书法受其影响尤甚。它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使人安静而止息杂念,见性成佛。中国书论中有“夫欲书者,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先”,要求书家作书前排除杂念,万神归一,“人定”后,将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神奇之笔。“入定”愈深,则穷微测奥,通乎神解,可将思维引向平日未能意会到的问题,激发起灵感,也就是将潜意识调动起来。

平时无意间所见、所闻、随心的谈话、读书,实践中所积累的知识,突然会按着新的思路贯穿在一条线上,就像电子计算机,一下抓住了关键。实际这是思维过程的一个飞跃。但这种飞跃,又非理性的思索。禅宗的特点是“不诉诸盲目的信仰,不去雄辩地论证色空有无,不去精细地讲求分析认识,不强调枯坐冥思,不宣扬长修苦炼,而就在与生活本身保持直接联系的当下即得,在四处皆有的现实境遇中悟道成佛”。

他们主张超脱世间的荣辱得失,但与道家的超脱不同,而是认为只有回到内心才能解脱,主张在直觉中体验人生的自由。艺术是一种直觉活动,它包涵的内容极其广泛,涉及的面相当多,当人们企图诉诸理性对它解释时,总是只抓住了其中的一面两面,即使当代最完整的理论也很难将它的产生、它的思维、创作过程、对它的欣赏等问题阐发得鞭辟人微。

它是整个生命力的冲动,是对整个主体自我完善的渴求。人们对它的表述总是显得蹩脚,而只有通过主体在日常生活的大贵感性中得到妙悟,达到了大彻大悟,才可直人堂奥。“它既非刻意追求,又非不追求;既非有意识,又非无意识;既非泯灭含虑,又非念念不忘,所谓在不住中又常住”,这正是艺术创作的特点。

有才能的书法家在“悟”字上表现得特别突出。我们的理论家,常常引用“夏云奇峰”、“担夫争道”、“惊蛇人草"之类的说法,实际这是历史上的书论者故弄玄虚之谈。有实践经验者都会感到书法创作中的顿悟绝非看了一次"客观物体”所能奏效,我们当代人看到的物体更多,如果不是按照某种既定的理论去套实践,那么很难有人说他的书作是直接受某一种物体启发所致。

一个有才华的书法家创出了新体,是由他的气质,意志、修养及整个的主体在书法艺术长期实践中,由更高层次的追求引导,对潜意识(而不仅仅是某客观物体)进行调整、筛选,最佳意象迅速汇集,直觉的智慧因子压倒了理性中的想象、感知而与情感、意向紧密融合后所突然迸发的结果。所以说“悟”,是在高层次上对现实的把握,是理性对于感性内容的积淀而使人直接感受到艺术的内在规律,这是“永恒的瞬间”或“瞬间的永恒”。

许多书法大师并未进行深入的理性研究,实践一直在感性之中,由于悟性,他超越了感性,创造出了传世之作。而许多未必不勤奋、知识面不能谓之不髙的书家,一生则只能徘徊在高层次书法艺术大门之外,原因是缺少在感性中的妙悟。禅家的“悟”的确抓住了艺术创作与欣赏中的核心问题。

书法在几千年的历史中沉淀累积下了丰富的内涵,古人也在每天的把笔搦管中培养出对于线条的高度敏感,下笔的每一个笔画都在有意识或无意识中表现着内心的起伏轨迹,其崇尚心与性的流露与禅门的“本性是佛”和“了悟”在本质上有着许多共通之处,这也是禅宗可以影响书法艺术的内在原因。

当今书坛热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很多浮躁功利,引入注重内在本性发觉而不是形式刺激的禅意在某种程度上正好可以纠正这种浮躁。于佛门中人而言,书法是修禅的一种方式;于普通人而言,入禅则是书法的一种内在追求。禅宗的哲学精神对书法的影响实际上也是对心灵的净化,可以弘扬真、善、美的自然性情,因此,禅宗得以被历代文人认可青睐,并影响书法艺术的发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六祖坛经•定慧品》),这即是说不要为外物牵制迷惑,追求的是一种真实超然、物我两忘的自然真情。

风吹幡动仅仅是心动,外在世界的万事万物无非心之外化。这种意识渗入到艺术中,便是绝对地提倡“意”的作用,认为一切艺术创作只是自由意志的外化,不压抑性灵,追求浪漫、生命自由舒展的风格。而禅门又有呵佛骂祖、不立文字的说法,即不崇拜旧法规则,以我作古。在艺术中则强调推陈出新,狂放不羁,推到偶像,蔑视传统。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纵逸狂放的风格类型如狂僧怀素。他的作品可以感受到禅意在书法中的明显体现,强烈地要求体现自我的欲望在草书中寻找宣泄的途径,不拘规矩旧法,热情奔放,狂逸酣畅,疾风骤雨。

杨凝式的意态自足和超逸自然也是一个体现。杨凝式一生以“佯狂”和“心疾”闻于世,时人称之为“杨疯子”,唐末也是禅宗盛行,文人参禅的高峰时期,超然物外的禅境在文人的举止和作品中得到体现。至宋代禅风继续强劲,有苏轼的清丽烂漫、天机流露,黄庭坚的禅意深妙、韵味盎然。他们结交的一些佛门中人如佛印、参寥等禅师,皆有诗文书画往来,文辞多机锋隽永。

八大山人,弘一法师则是空灵绝尘的代表,他们书法的风格颇为接近,结体上稚气拙朴,用笔圆转洁净、饱满而流畅,透出一种孤寂清冷、不食烟火和冷寂萧索的宗教气氛。